通化信息网 欢迎您!
搜 索

新闻排行榜
热点时评——张扣扣恶性杀人案背后的深思

更新时间:2019-07-11 13:15:59 来源:本站 点击数:176
  分享到:0

  几天来,诸多对故意杀人犯张扣扣的声援文章和视频充斥微信群。声称6月18日张扣扣会被执行死刑,希望广大群友转发声援。为此,笔者写下这篇文章。

  对于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的村民们来说,2018年2月15日(农历大年三十)注定是一个让人恐怖而又震惊,一生都无法释怀的日子。这一天,35岁的本镇村民、退伍军人张扣扣,持刀残忍杀害了邻居王自新一家父子三人。

  2月15日中午12时20分许,当时祭完祖准备回家的王家兄弟王校军、王正军一前一后走在村里的水泥路上,邻居张扣扣突然冲出,一刀抹在走在后面的老三王正军的脖子上,紧接着追上老大王校军,一刀捅在其侧腰上,王校军滚落路边旱沟,张扣扣随即跳进沟,继续朝王校军肚子上连捅数刀,当场致王校军死亡。

  老三王正军被刀抹了脖子,又踉跄着往前走了几步,一头栽在地上,面朝下趴着,张扣扣从沟里出来,再次往王正军背上连捅十几、二十刀,王正军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在老三王正军身上补刀后,张扣扣就顺路来到王家老屋。王父王自新正在家里收拾去城里过年的东西,走过去的张扣扣,一刀捅在王自新的脖子上,接着在王的肚子上猛刺,王自新在想抓他的刀时,被削掉一个指头,最终被捅死在屋檐下。

  张扣扣作案后潜逃,2月16日21时许,潜回家中取钱,被巡逻民警、发现后翻墙趁夜逃脱,2月17日7时45分,张扣扣到新集派出所投案自首。

  事后通过对目击者和邻里走访,以及对涉案双方的调查,为我们牵出了另一起命案,也为我们解开了谜底。但时间却需要追溯至22年前。

  1996年8月27日,张扣扣之母汪秀萍因琐事与邻居王正军、王富军发生争吵并撕打,汪秀萍遂拿一节扁铁在王正军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王正军即捡起一根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下,致其重伤后死亡。

  因王正军未满18周岁,且能坦白认罪,其父已代为支付死者丧葬费用,加之被害人汪秀萍对引发本案起因上有一定的过错行为,应当对被告人王正军从轻处罚。法院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王正军有期徒刑7年。

  关于民事赔偿部分,被告人王正军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张父)造成的经济损失应予赔偿,但鉴于被告人王正军系在校学生,又未成年,且家庭经济困难,确实无力全额赔偿,故酌情予以赔偿。宣判后,检察机关在法定期限内未提起抗诉,被告人王正军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均未提起上诉,该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

  据走访,张母汪秀萍在村里属于那种说话尖酸刻薄、喜欢无事生非,用时下的话说是“垃圾人”。当年的斗殴事件双方都有过错,按说事情应该以王家赔偿、王正军伏法而终结,但是事情超出了人们的认知,并且在酝酿发酵了22年后,再次引发了更为惨烈的命案,那就是上文交代的张扣扣报复连杀三人及破坏他人财产案。

  一、张扣扣当年毕竟只有13岁,亲眼目睹母亲殒命,丧母之痛在他幼小的心灵蒙上了一层阴影,加上没有人对其进行有效开导化解,导致他心里始终将母亲的死亡全部责任归咎于王家父子,更对直接责任人王正军恨之入骨。他之所以在将王正军抹了脖子,王正军必死无疑的情况下(因为村里人去抬尸体时,看到王正军的脖子都快断掉了),在其身上补刀,正是出于这个原因。

  二、当年司法机关对张扣扣母亲的公开验尸,没有采取必要的规避措施,使得张扣扣得以全程目睹血腥场面,无疑于让母亲死亡的惨景在他幼小的心灵中再次重演,造成了二次伤害,当时的司法调解也没有照顾到这个方面。

  据说当年的验尸现场,张母的头发被全部剃光,法医用热水和毛巾对尸体的头部进行清洗,随后切开头皮,锯开头骨,又将头骨合上。场面血腥,村里不少孩子目睹后一连数月睡不好觉。张扣扣全程在旁,表情冷静镇定,没有哭,此后的很多年,每每提及母亲,他也从未流泪。从母亲死后,张扣扣变得沉默了,或许就是从那时开始,他才有意识地给自己灌输“命运不公”的思想,不断温养着对王家人的复仇心理。

  三、不论当年双方斗殴责任在哪一方,虽说王家认为自己一方的王正军伏了法,也算是对死者的交代,但对张扣扣来说,毕竟自己的母亲丢了性命,王正军短短的几年牢狱根本不足以让他的内心得到安慰(王正军因各种原因,实际服刑四年)。而这22年来,王家一家始终没有以任何形式,真诚向张扣扣一家道过歉,这是张扣扣真正失望之所在。

  可以说,自始至终,张扣扣都未能找到一个有效的途径,借以宣泄内心的悲愤和挣扎,最终彻底毁掉了两个家庭,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危害。

  首先,因为缺乏正确的教育引导和必要的心理疏导,当年的惨剧,将最大的受害者演变成了复仇思想的牺牲品。

  由于13时目睹母亲惨死在自己怀里,张扣扣幼小的心灵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和茫然,斗殴事件本身也造成自己母亲被“群殴故意致死”的错误认知;父子亲人之间几乎没有交流,张扣扣始终不可能明白事件双方都有过错,未经世事的儿童心里的悲愤情感得不到应有宣泄,久而久之,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苦就在幼小的心里生长发芽。

  但凡早年有人对张扣扣进行事件的分析教育,告诉他自己的母亲有错在先,王家父子有错在后,虽然母亲因此丧命,但并非对方蓄意杀人,让他明白自己活下去的意义不是为母复仇,或许事情会是另外一种结局。这从张扣扣在部队的表现就可以看出,他是可以有一番作为的,只不过缺乏引导,他的原动力还是复仇。

  其次,双方缺少对己方过错和事件本身对双方危害的认识,都坚守受害者的立场,没有想着去主动化解恩怨,为事件的升级提供了充分的发酵时间和条件。

  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人要学会以德报怨。当年的事情过后,双方都觉得自己冤枉,都没有从心底作检讨。张母这个导致两家关系破裂元凶的死,并没有让双方认识到是双方的不冷静才导致了惨剧的发生,理性的思考本可以使本来不错的干亲双方重归于好、共同扶持。但双方都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被那一丝可怜的自尊束缚,不愿去化解恩怨。

  加之生活的不如意,他们更是将人生的种种困难和坎坷归咎于那次意外地命案。彻底地把自己线年的时间,足以让仇恨的种子长成参天大树。

  再次,司法缺乏必要的严谨性和人性关怀,淡化了司法的公正性,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受害者滋生对司法公正性强烈的不信任感。

  我们常常强调司法除了公正性,还要有严谨性,要人性化执法。但当年的司法部门没有采取相应的规避措施和调解方案,没有起到惩恶扬善、教育双方的目的。

  尸检过程全员参与,让张扣扣在失去母亲的两天后,再次目睹血淋淋的场景,无疑于让他再次承受母亲被“残害”的痛楚,而且这次的凶手多了一个司法部门。当年的调解只是中规中矩的赔偿调解,忽视了对双方进行必要的教育和劝解,双方其实都对事件的结果不满意。对于张扣扣这个失去亲人的最大受害者来说,更加产生了对司法公正的怀疑,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替天行道”的错误思想。

  最后,我们的导向缺乏引导和监管,互联网信息和自媒体的高度发展,大众的是非观念被别有用心的势力左右,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

  正如“乌有之乡”《上饶杀童与张扣扣案——谁在被人牵着鼻子走?!》所言,我们国家近几十年环境的最大变化,无外乎受西方个人自由至上的思维影响,越来越多的人不断的鼓吹个利,忽视社会权益,让许多人对坏人越来越宽大温和,甚至是去“关爱”,而对受害者,则不断的施加伤害。

  张扣扣母亲的悲剧不能成为他随意剥夺他人生命的理由,王家父子致人死亡仅仅一人获刑的现实不能成为事实被恶意歪曲的载体。现代社会不是野蛮社会,同态复仇早已随着法治文明的崛起,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个体对个体的正义,早已被法律的公正所替代,基于证据和事实的法律判断才是现代社会对于不法行为应有的态度。

  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准则,不遵守法律,何谈正义和道德?在文明的社会中,我们不提倡,也不能够容忍“复仇”行为,因为即便忽视了人性的关怀,法治的理性和全民性依旧是真实存在的。我们每个人都应该认清一个严重现实,那就是社会环境和让一些人完全丧失了透过现象看本质能力,心甘情愿被别有用心的人牵着鼻子人云亦云、混淆视听。

  当然,高跃《张扣扣案引发思考》也说,公众和网民出于朴素的自然正义观,对张扣扣加以认可和同情,认为其为母报仇是天经地义,是一个血性男儿应有的行为。但是公众没有意识到的是,这种复仇情绪引起的私力救济是很危险的。如果我们能够容忍复仇的种子生根发芽,那我们所需要的安全感就会荡然无存;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暴制暴看似公平,实则会让我们处于更大的危险之中。

  无论某些人再怎么包装,也无法漠视张扣扣暴力行为本身的残忍,更抹不掉屠刀之下淋漓的鲜血。法治是丈量一切的尺度,不是快意恩仇,不是个人好恶。死者在22年前已经经过了法律的丈量,今天我们也应用同样的标尺丈量张扣扣。如果说22年前那场惨剧是意外地线年后的惨剧就是处心积虑的肆意谋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通化信息网的观点。豫ICP备10207825号-1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违法信息举报:企鹅:1 2 6 9 2 4 5 3 8 1
Powerd by 通化信息网 版权所有